篮球怎么打全场

京東"驚魂"60天:高管地震人人自危 離職潮愈演愈烈

來源:第一財經時間:2019-04-12 14:44:58

過去60天,或主動或被動,京東被置于這一輪國內互聯網巨頭集體優化風波的最中心。

情況還在愈演愈烈。

兩周前,武寧剛剛在北京亦莊京東總部大樓的人力資源共享服務大廳(下稱“人事大廳”)辦完他的離職手續。

因為事先都要在公司內網系統——“京me”上提前取號,所以武寧知道,當天下午在自己前面已經有90多人排隊,大家都是要辦理離職。為了減輕員工的排隊壓力,“京me”會監控辦事進度而后給預約人發送“系統通知”,提醒他們“已經快排到了”,這時再動身去人事大廳也不遲。但武寧沒想到的是,那天他步入人事大廳時,里面還是擠滿了人,根本找不到空座位。

等待的過程總歸令人煩躁。眼前的氛圍,讓武寧很容易穿越到幾年前——自己辦理入職時的一幕幕情景。“那會兒也是烏泱烏泱的,好多人同一天入職,大家排著隊等待點名,然后被拉到一個大教室集體填合同。”

時間如果倒回到一年前,那時的京東集團——上至董事局主席劉強東、下至它的17萬員工,不會有誰能預見到如今的情形。

因為那時的京東,主業上看似還在穩扎穩打,年初京東商城剛完成一輪架構調整,成立大快消事業群、電子文娛事業群和時尚生活事業群,王笑松、閆小兵、胡勝利這三員“老將”分別出任三大事業群總裁,并升任集團高級副總裁、直接向劉強東匯報。然而進入2018年二季度,各種負面新聞開始漸漸集中于京東。面對各種裁員傳聞,劉強東5月借公開場合回應“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7月,成立僅3年的拼團電商平臺——拼多多高調上市,從收入規模到公司市值都大有“后來者居上”之勢。僅僅兩個月后,一則對京東更具摧毀力的負面新聞被創始人劉強東本人所引爆——9月2日,劉強東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學生被捕,此后20天,京東股價跌幅近20%,市值蒸發超過600億元人民幣。

2018年12月下旬,美國司法機構宣布對劉強東不予起訴的結論。一塊石頭落地,接下來,京東似乎只需要保持安靜。但是,這段屬于京東的“安靜期”,僅僅維持了到2019年春節長假結束,一場更為宏大的戰爭戲碼便鳴鑼開場了。

高管地震,人人自危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波互聯網產業從巨頭到創業公司的人員優化潮中,京東算是第一個公開宣布要對VP以上級別高管“下手”的,并且在業內首次宣布了針對高級管理者的淘汰比例。

2月19日,京東被曝光2019年將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高管。消息一出,京東內外已經預計到一輪新的管理層動蕩即將來臨,只是誰也沒想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一個月的時間里,京東接連宣布了三位CXO級別高管的離職消息。京東的CTO(首席技術官)張晨和CLO(首席法務官)隆雨分別于3月15日和3月19日宣布要離職,接著是京東執行副總裁兼CPO(首席公共事務官)藍燁在4月4日也宣布即將離職。

4月9日晚間,京東對外宣布了“核心高管輪崗計劃”并證實京東商城的兩位“封疆大吏”——王笑松和胡勝利已被調任到其他的崗位。

2018年,京東一年之內三次調整商城架構。第一次是年初成立三大事業群,第二次則是在7月,京東集團CMO徐雷被任命為首個京東商城“輪值CEO”。此后,徐雷經過五個月的“考核期”,才在12月的商城第三次架構調整中,將包括三大事業群總裁在內的多條業務匯報實線收于自己名下。

京東用一年時間持續完成三輪針對京東商城的管理架構改革后,2019年1月,宣布將京東商城升級為零售子集團,與先前已完成拆分獨立的京東物流、京東數字科技,形成“三足并立”的子集團結構。

從京東商城輪值CEO到京東零售集團CEO,持續“上位”的徐雷,打破了過去幾年京東高管內部的博弈平衡。

回顧徐雷從出走到回歸再到持續升遷的六七年時間,京東在其作為主營業務的電商板塊確立了兩項重任——一是跨越“自營”天花板,加速擴大第三方店鋪平臺的GMV規模,與天貓展開有力競爭;另一項則是在3C家電等標品之外,提升以時尚服飾為代表的非標商品的銷售占比——目前看,這兩項任務的完成度,都不算理想。

2019年1月,徐雷在京東商城年會,釋放了對商城管理層要做大調整的信號。

他在年會現場的發言中表示,京東商城要打造能者上,庸者下的文化,要加速組織扁平化,減少匯報層級,加強一線授權;要打破常規,營造更加開放創新的工作氛圍,讓更多年輕人承擔關鍵任務,走上核心崗位,為組織提供更多的新鮮血液和持續的動能。

3月上旬,有京東員工經過脈脈曝光公司將執行“995/996工作制(每天執行12小時工作制,早九點上班、晚九點下班,每周工作五天或六天)”的消息。

事后京東對外做出回應稱,不會強制要求員工加班,但鼓勵大家全情投入,高效產出。張際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所在的部門大家都早有默契——每天得在辦公室待到晚上9點再下班,周六也要來上班,而且很難準點走。

過去,大家可能會是有事沒事都得在辦公室一直耗到晚上9點。張際勇最近觀察的新變化則是,大家現在都在搶活兒做,因為生怕自己被周圍人視為工作不飽和,那樣就會有被優化掉的危險。張際勇和同事已經旁觀了今年不少部門直接裁員50%。

據張際勇透露,2017年10月到2018年上半年,京東一度大力扶持員工上報各種探索性項目,很多員工對此積極性很高,因為公司當時提出了一項鼓勵政策是:只要湊夠8個人就可以自立門戶,項目負責人的崗位也能由T轉M。

但張際勇認為,這一政策的弊端是當時也有一部分人為了成立項目組而過分夸大自己項目的價值,很快就暴露了各種后遺癥——“這件事后來就導致每一層的人都希望自己部門里有更多的項目,這兩年京東‘造’出一批領導。為了成立項目都先把人招起來,整個部門幾乎擴大了一倍,拉高了公司的人力成本。”

“到底要改成什么樣,只有老劉(劉強東)自己知道吧。”多位受訪京東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述了同一種抱怨——他們時刻在等著“被通知”,且只有“被通知”的份兒。從高管大換血到基層員工的持續被優化,從員工層面自下而上去仰視公司的這輪震蕩改革,從大方向上,大家其實仍然一頭霧水。

京東也要加入“2B大戰”

電商業務缺乏想象空間,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一直困擾著京東。

京東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京東過去12個月的活躍用戶數為3.052億,去年同期年度活躍用戶數為2.663億,但與前一季度3.14億的數據相比,出現了自上市以來的首次環比下滑,三個月內活躍用戶數掉落逾800萬人。今年2月末,京東發布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截至Q4期末活躍用戶數雖已止跌但漲幅相當有限。

京東用了差不多十年時間,為自己依次籌集了四手能力牌——電商、物流、金融和云。京東從去年開始逐漸落地的戰略重點,是要把自家的供應鏈、物流、技術、服務等核心能力對外開放。

在京東內部,上述轉型的業務邏輯被定義為要實現從“ToC”向“ToC+ToB”的轉型。

京東此前重金投入發展物流,現在則成為給劉強東最多信心的平臺能力項。在其他業務線紛紛面臨優化的同時,物流是京東目前唯一一個公開稱要擴容的板塊。

今年1月,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宣布公司將投入10億元作為2019年人才激勵獎金池,京東物流將在2019年新增1萬名員工,以一線員工及基層和管理者為主。

而另一邊,劉強東情愿頂著被罵不顧兄弟情的輿論壓力,對京東配送員的薪酬體系實行調整。

就在上周,殷峰和同事被告知三個月后底薪將被取消,京東為每個快遞員所繳納的公積金比例也將從12%下調至7%,至于新入職的快遞員,公司將不再為其繳納公積金,“五險”降為“三險”。

去年10月,以北上廣為首批試點城市,京東宣布推出“個人快遞”業務。每個片區的快遞員除了派件(完成實物電商平臺的發貨任務),被新增了一項任務——每天要完成片區2至3單的快遞攬收。京東物流告訴快遞員,公司將提高攬收業務的提成,從“2元+2%運費提成”,提高至“3元+5%運費提成”。至于這2至3單從何而來,需要快遞員自己想辦法。

像殷峰這樣的快遞小哥的工作內容轉型,背后更大的公司級變化是京東物流正在積極擴大自己的非京東自營服務。

京東2018年年報顯示,去掉為京東自營服務的部分,報告期內京東物流及其他服務的收入錄得123.8億元,同比增長142%,其中除了剛剛起步的個人攬收業務,更多則是為京東商城的第三方賣家提供的倉儲和配送服務,由此產生的巨大費用也為京東金融服務創造了需求。而劉強東在2018年曾明確提出過對于京東物流的期望——五年內,來自于第三方的物流單量要超過京東自營業務的包裹量,前者產生的利潤占比要超過50%。

值得一提的是,資本市場對于目前發生在京東內部的劇烈震蕩,倒是看得很淡定,其中不乏機構愿意相信“大亂大治”的道理。2018年11月,京東的股價一度跌入到只有19.21美元的階段性谷底,此后四個多月開始逐步回調,最高曾漲至31.62美元。

市場對于京東的信心回暖,即使是在面對媒體密集曝光各種主管離職的這一個月時間里,也不曾轉涼。從3月8日到4月9日的23個交易日,京東的股價上漲15天,有8天顯示為下跌行情。相比去年拼多多上市前后,以及那悲催的“明尼蘇達事件”前后,投資人在今年看待京東的態度上,似乎變得更加有耐心了。

(陳瑜、王睿、武寧、張際勇、殷峰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三星折疊手機4月15日接受預訂,4月26日正式上市
下一篇:最后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篮球怎么打全场